当前位置: 砚池网>国际 >任正非为何总唱衰华为?因为有个魔鬼名叫“熵”
任正非为何总唱衰华为?因为有个魔鬼名叫“熵”

任正非为何总唱衰华为?因为有个魔鬼名叫“熵”

2019-11-23 15:12:10      来源:匿名

文|吴伯凡

熵最初是物理学和热力学的概念。

熵的定义:在封闭热力系统中不能做功的一定热量的能量测量单位,即封闭系统中无序和随机性的测量单位。这听起来很尴尬。事实上,我们只需要记住它的基本含义是:混乱,有序性的衰退,惰性,增加混乱,模糊,衰退,等等。

例子:温水冷却。

那个地方有一壶温水,除了它的温度会自然降低,水分子的运动往往是无序的。我们通常称水分子的无序运动为布朗运动,这是一种没有方向、目标和随机性的运动。我看到有人写博客说,“星期天呆在家里没关系,所以我必须在我家附近做布朗运动”,也就是说,流浪。

热力学有两个定律。第二定律听起来有点与第一定律相矛盾。

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在一个系统中,无序或秩序的下降是一种宿命论,是一种无法摆脱的诅咒。这有点像地球上任何物体都摆脱不了重力。

任何系统总是受制于一种命运,那就是混乱,混乱是它的属性。所以有时候熵也叫做熵死亡,死亡是最终的目的地。

叔本华说:人一出生就开始死亡的过程。只是这个周期相对较长,所以我们很容易忘记这样的结果。事实上,这个结果一直存在。

熵最初是一个物理概念,但许多管理专家已经将其引入管理领域。德鲁克是第一个将熵的概念与组织研究相结合的管理者。

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说,在生物有机体中,生命能量的消耗总是为了治疗和维持一个微妙的秩序。企业组织是由人组成的网络,它绝对有陷入更大混乱的趋势。如果不对该组织采取措施,它将处于混乱状态。这一基本原则有力地说明了管理的重要性。

任郑飞整个管理思想的核心是熵。有一次,他听到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位教授谈论熵和管理,他一见钟情于这个概念。他突然明白,他以前说过的许多话可以浓缩成熵的概念。

我们知道任郑飞是中国少数几个经常批评自己企业的企业家之一。

任郑飞的文章我们第一次读到是“华为的冬天”。2012年,他发表了一篇非常重要的演讲,名为“华为2012”。听起来他似乎总是在贬低华为,但他当然不是在贬低华为。他更加清醒地意识到,华为作为一个企业,像所有其他企业一样,总是有一个巨大的影子,或者说随时都有一个无形的魔鬼在身边,这个魔鬼就是熵。

熵是繁荣的对立面,繁荣的对立面,秩序的对立面。所谓繁荣只是熵处于最隐性的状态。它是看不见的,不一定不存在,并且可能在任何时候显现。最重要的是,它永远不会离开。所有生物和所有组织的最终结果是熵。

有一篇文章题为“华为的熵”。有一篇文章是这样描述熵的:一个不活跃的系统被隔离或放置在一个统一的环境中,所有的运动都会因为它周围的各种摩擦力而迅速停止,电势差或化学势会消失,形成复合趋势的物质也会消失,温度也会因为热传导而变得统一。结果,整个系统最终慢慢退化成一团没有生命的物质。结果,这达到了物理学家所说的热力学平衡或“最大熵”状态。

叔本华说,活着的人从一开始就被判死刑,但死刑缓期执行。

有句谚语说,“医生可以治愈你的疾病,而不是你的生命。”医生不能解决死亡问题,他只能延缓你的死亡。这注定是一种临时的方式来证明一个人不可能通过不断的努力最终取得成功。这听起来像是对世界非常悲观的看法。

事实上,管理对组织和对人体的医疗是一回事。管理只不过是处理和维护系统的有序状态。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管理需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对抗熵增加的趋势,或者尽可能暂时减少熵。当然,我们也可以说管理是如何增加企业活力的。

熵的概念是由一位名叫克劳修斯的物理学家在1854年提出的。有了熵的概念,我们将知道世界上没有不朽的东西,也不可能造出一台不用能量就能自己运行的机器。然而,直到20世纪,许多人都在幻想创造一种无需持续能量输入就能永远自动运行的机器。这台机器有一个名字叫永动机。

如果我们真的理解热力学第二定律,我们就不会愚蠢地制造这样一台机器。原因很简单。当我们谈论熵的概念时,我们有一个限制,叫做封闭系统。封闭系统意味着外部能量不能进入系统。当外部能量无法输入时,系统本身的顺序将逐渐减弱,直到最终达到静态平衡,这实际上是死亡,或熵死。

系统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持续运行。它可以从关闭变为打开,并从外部连续输入能量。

例子:冷水变热。

一壶冷水,你要的是冷水壶里的热气。如果你想让做布朗运动的水分子朝一个固定的方向移动,你需要在下面加一堆木柴,并向它输入能量。

最初,做布朗运动的水分子只向一个方向运动。到了某个时候,一锅水就会打开。当我们说水沸腾时,它实际上是在所有水分子向同一个方向运动时沸腾的。

负熵是指混沌和无序的减少。负熵与熵相反。熵本身对我们来说是一件消极的事情。负熵使负熵变成正熵。负熵的形成是外来能量的输入,这可以被翻译成一句非常流行的话,即一个孩子如果不吃东西就会饿死。活体变成尸体,尸体是达到静态平衡的活体。

每一个生命体,每一个组织,只要存在,都在一条无形的传送带上。就像我们出生时站在传送带上一样,传送带的末端是火葬场。我们能做的是:首先,认识到这种传送带的存在;第二,实现这个传送带的方向。

人们尽最大努力朝传送带的相反方向跑。跑步的结果当然不是最终逃离火葬场,而是推迟我们到达那个终点。组织也是如此。不管他们现在有多繁荣,他们都站在一条叫做熵的传送带上,他们可能意识到也可能没有意识到。如果你不努力,你很快就会到达目的地。

任郑飞认为,所有的管理和管理行为都是为了实现一个目标——防止组织生命力的衰退,防止组织从有序走向无序,防止组织走向混乱直至死亡。

所谓的管理,首先是发现并认识到组织就在这样一条传送带上。其次,应该采取各种措施来对抗熵增加的趋势。当然,这种对抗只是暂时的。

当然,当我们谈论熵的时候,我们都有一个限制,也就是说,一个封闭的系统。事实上,管理不仅仅是为了延缓一个组织的衰落,还在于如何突破封闭的传送带,成为一个能够从系统外部输入能量的组织。这样,我们将极大地改变组织的生命周期,让组织的灵魂脱离原来的生活。

为什么任·郑飞总是唱衰他的事业?事实上,他没有唱衰自己的事业,但他意识到失败不是歌唱,失败是命运。只有当你意识到这种衰落的命运时,你才会采取果断的措施来阻止这个组织从繁荣迅速走向危机直至死亡。

(本文选自《熵减:华为活力之源》,中信出版社编辑。界面新闻编辑了这篇文章。)

标题:“熵减少:华为活力的源泉”

编辑:华为大学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发布日期:2019年8月

广西快3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网 山东群英会